您的位置 首頁(yè) 財經(jīng)

美國欠我們近8000億

新年伊始,美國工商界籠罩在債務(wù)不斷累積的陰影下。 國債規模超過(guò)34萬(wàn)億美元,令商界深感憂(yōu)慮,恐其引發(fā)更嚴重的財政赤字浪潮,猶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。 盡管美國債務(wù)問(wèn)題日益嚴峻,但政界對…

新年伊始,美國工商界籠罩在債務(wù)不斷累積的陰影下。

國債規模超過(guò)34萬(wàn)億美元,令商界深感憂(yōu)慮,恐其引發(fā)更嚴重的財政赤字浪潮,猶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。

盡管美國債務(wù)問(wèn)題日益嚴峻,但政界對此并不顯得焦慮。

現任總統拜登和熱衷于競選的特朗普,似乎都未曾深思如何有效管理國家債務(wù)。

政府面臨的壓力,外界普遍認為通過(guò)削減社會(huì )保障開(kāi)支和醫保能有所緩解。

這種建議似乎借鑒了《紙牌屋》中總統弗蘭克減少社會(huì )保障以擴大政府盈余的策略。

這種方法是否真的有效,還有待觀(guān)察和探討。

多年來(lái),美國各界普遍認為,政府的國債規模不斷攀升,實(shí)則是受到上述兩項開(kāi)支的沉重拖累。

這一觀(guān)點(diǎn)反映了政府財政狀況的嚴峻現實(shí),也凸顯了調整開(kāi)支結構的緊迫性。

顯而易見(jiàn),民主黨和共和黨在降低赤字和減少債務(wù)方面,都缺乏系統性的思考和策略。

他們似乎對如何解決這個(gè)問(wèn)題持有同樣的困惑,這無(wú)疑讓我們對美國的未來(lái)感到擔憂(yōu)。

本屆美國政府似乎又陷入了借款的循環(huán)。

據悉,基于美國內部的財政數據,政府正在積極籌備下一輪的公共債務(wù)融資,這無(wú)疑給財政健康帶來(lái)了新的挑戰。

美國人一直堅信他們能夠輕松借款。

對于每年的開(kāi)銷(xiāo)和累積的利息,美國政府持樂(lè )觀(guān)態(tài)度,堅信只要每年及時(shí)采取措施限制赤字,問(wèn)題就不會(huì )變得嚴重。

國債,即通過(guò)公開(kāi)交易和流通的債券形式進(jìn)行借款,其本質(zhì)在于廣泛吸引投資者。

無(wú)論是個(gè)人還是集體,美國人還是外國人,均可持有這種債券,共同參與國家的借貸活動(dòng)。

將資金出借給美國政府,其核心在于對美國社會(huì )的穩固運行的信賴(lài)。

這信任不僅來(lái)源于美國現有的繁榮,更源自對未來(lái)償還能力的堅定信心。

簡(jiǎn)而言之,借款給美國,即是對其穩定與未來(lái)的雙重認可。

外國持有的債券,實(shí)際上代表了外國資本流入債務(wù)國的經(jīng)濟體系。

當前,不僅是美國,許多西方發(fā)達國家也在尋求外部融資。

這一現象突顯了全球金融市場(chǎng)的緊密聯(lián)系與相互依存。

當然,提及借款不過(guò)是其中的一種通俗說(shuō)法。

在資本市場(chǎng),如美國這樣的發(fā)達國家,債務(wù)形式豐富多樣,其占國民生產(chǎn)總值的比例并不大。

而且,部分債務(wù)并不屬于純粹的外部債務(wù)。

簡(jiǎn)單來(lái)說(shuō),舉債不一定是因為缺錢(qián)。

實(shí)際上,一些經(jīng)濟發(fā)達的國家,其收支狀況良好,金融體系完善,各方面條件都很健全。

即使他們有外債,也擁有強大的償付能力。

因此,我們不能簡(jiǎn)單地將外債與財務(wù)困境等同起來(lái)。

債務(wù)危機的根源在于國家收支平衡的失衡,當政府乃至整個(gè)社會(huì )的經(jīng)濟生產(chǎn)力陷入負數,債務(wù)問(wèn)題便如暗流涌動(dòng),最終誘發(fā)危機。

這樣的危機,在全球范圍內屢見(jiàn)不鮮,每一次都揭示了一個(gè)深刻的道理:經(jīng)濟穩定與持續發(fā)展,離不開(kāi)收支平衡的穩健維系。

因此,盡管美國國債規模龐大,卻并未引發(fā)市場(chǎng)擔憂(yōu)。

究其債務(wù)構成,大部分國債實(shí)則由國內投資者持有。

這樣的債務(wù)結構為美國提供了相對穩定的金融環(huán)境。

聯(lián)邦銀行和政府共同持有約40%的國債,成為其主要持有者。

與此同時(shí),外國政府近十幾年對美債的持有量一直在減少,目前已降至24%以下。

這種趨勢顯示,國債的所有權結構正在發(fā)生變化。

那么,究竟哪個(gè)外國政府在向美國提供貸款方面堪稱(chēng)最大的“債主”呢?這是一個(gè)引人關(guān)注的問(wèn)題。

誰(shuí)在這個(gè)債務(wù)關(guān)系中扮演著(zhù)最為重要的角色,掌握著(zhù)最大的債權份額?

【我國和日本輪流當“黃世仁”】

近十余年來(lái),社會(huì )上廣為流傳一個(gè)觀(guān)點(diǎn):美國欠我們巨額債務(wù),我國成為了美國的最大債主。

在國際信貸關(guān)系的語(yǔ)境下,這類(lèi)向他國提供資金的國家被稱(chēng)作債權國。

我國持有美國國債的數量最多,但日本的比例也不容小覷。

雙方都有減持的情況,因此誰(shuí)是最大的債主一直在交替變化。

但無(wú)論如何,雙方都保持著(zhù)緊密的經(jīng)濟聯(lián)系。

在2015年,我國持有的債券比例增加了373億美元,總額達到了1.261萬(wàn)億美元。

這一年,我國的持有額超過(guò)了日本,其持有額為1.2269萬(wàn)億美元,使我國成為了當年的最大“債主”。

這僅僅是資本市場(chǎng)運作中的一環(huán),每月持有額度的起伏揭示著(zhù)其動(dòng)態(tài)本質(zhì)。

這遠非簡(jiǎn)單的借貸債務(wù)關(guān)系,而是資本市場(chǎng)調節與運作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。

每年甚至每月,持有美債的比例均會(huì )有所變動(dòng),我國和日本輪流成為”黃世仁”,即輪流借錢(qián)給楊白勞。

這種輪流現象,反映了全球經(jīng)濟格局的動(dòng)態(tài)變化,也凸顯了各國在債務(wù)市場(chǎng)中的影響力與地位。

例如,從2016年10月至2017年7月,日本一度超越我國,成為美國最大的債權國。

自2017年8月起,隨著(zhù)日本持有的美國國債減少了205億美元,我國再次奪回了美國第一大債權國的地位。

在公眾視野中,債常常被簡(jiǎn)單理解為借錢(qián)與貧窮的代名詞,因而往往被視為負面存在。

當聽(tīng)說(shuō)我國成為美國最大的債主時(shí),這種新奇的認知打破了常規的借貸觀(guān)念,引發(fā)了廣泛關(guān)注和討論。

在資本市場(chǎng)上,國債的持有比例始終在波動(dòng),這已經(jīng)成為一種策略和投資手段。

關(guān)于誰(shuí)持有的比例高或低,人們已經(jīng)聽(tīng)得有些厭倦了。

簡(jiǎn)而言之,大眾與資本市場(chǎng)對國債的看法并不相同。

近年來(lái),中國對美國國債的持有量持續下滑。

截至2023年底,已跌破1萬(wàn)億美元大關(guān),降至不足8000億美元。

這一趨勢顯示出中國正在逐步調整其外匯儲備結構,以實(shí)現更加多元化和安全的資產(chǎn)配置。

自2021年底起,中國投資者對美國國債的減持行動(dòng)持續不斷。

據報告顯示,最初連續的7個(gè)月內,中國投資者減持的額度高達1200億美元以上。

這一趨勢延續至今,顯示了中國投資者對美國國債的態(tài)度正在發(fā)生深刻變化。

自2022年8月起至2023年2月,我國再次減少了至少900億美元的美債持有量。

至2023年11月,又進(jìn)一步減持了900億美元。

因此,我國當前持有的美債比例達到了近年來(lái)的最低點(diǎn)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這些美債的持有者涵蓋了個(gè)人投資者和其他各類(lèi)投資者。

關(guān)于具體的持有比例和份額,詳細的數據掌握在投資者手中。

這并不影響我們對美債市場(chǎng)的整體分析和理解。

擁有美國債券,并非只是單純地將資金借給美國人,其背后蘊含了復雜的資本運作和投資策略。

實(shí)際上,債券本身就是投資的一種形式。

因此,我們向公眾傳遞的常識是,持有美國債券是多種因素交織的結果,遠超過(guò)簡(jiǎn)單的借貸概念。

近期,我國和日本都在減少持有的美國國債。

日本在2023年9月減持了285億美元,至11月仍持有1.09萬(wàn)億美元,數量超過(guò)我國,再次成為美國最大的債權國。

這種減持行為或許意味著(zhù)兩國對于美國經(jīng)濟前景的擔憂(yōu),以及對全球金融市場(chǎng)變動(dòng)的敏感反應。

緊隨中國和日本之后的是英國,盡管其持有的比例相對較低。

經(jīng)過(guò)減去292億美元后,英國人手中仍持有6689億美元的美債。

隨著(zhù)日本、中國大陸和英國的減持行動(dòng),其他國家也緊隨其后。

這一連串的減持潮使得海外投資者持有的美債規模從原先的7.7萬(wàn)億美元縮減至7.6萬(wàn)億美元。

這一趨勢無(wú)疑給美國的經(jīng)濟前景投下了陰影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日本不僅在多年間慷慨解囊,助力美國度過(guò)財政困境,更是以其卓越的信譽(yù)和穩定的金融市場(chǎng),成為了全球借款的重要源頭。

【32年來(lái)最大的債主】

截至2022年,日本所持有的外債總額已攀升至驚人的418.6萬(wàn)億日元,折合美元近3000億。

自1991年起,日本的外債規模持續增長(cháng),增速遠超其他國家,穩坐全球最大債權國的寶座。

日元的貶值趨勢明顯,2022年對美元貶值14.8%,對歐元貶值8.1%。

這種貶值對日本的資產(chǎn)和負債產(chǎn)生了顯著(zhù)影響,當海外的資產(chǎn)和負債換算成日元時(shí),資產(chǎn)增加了108.2萬(wàn)億日元,而負債也相應增加了27.9萬(wàn)億日元。

這種貨幣貶值的影響不容忽視。

除了貨幣貶值,日本市場(chǎng)規模有限和經(jīng)濟活力不足的問(wèn)題多年來(lái)一直存在,無(wú)法支持各行業(yè)的擴張和發(fā)展。

這促使日本資本持續多年在海外尋求增長(cháng)機會(huì ),尋求更廣闊的發(fā)展空間。

從投資形式的角度看,日本在海外的主要投資方式是證券,包括國債,占比達到39%。

緊隨其后的是對各行各業(yè)的直接投資,占20%。

而在投資的國家選擇上,美國、德國和中國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都是日本資本的主要流向地。

日本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指出,盡管日本三十余年來(lái)穩居全球最大債權國地位,這恰恰暴露了其國內市場(chǎng)的局限性。

正是這種局限,促使日本資金大量流向海外,尋求更廣闊的投資空間。

日本穩居全球最大債權國地位,德國緊隨其后。

在我國,日本和德國企業(yè)的投資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占據顯著(zhù)份額,對我國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起到了重要推動(dòng)作用。

從債權國的角度來(lái)看,這一現象又向我們傳達了哪些深層含義呢?其背后或許隱藏著(zhù)全球經(jīng)濟的微妙變化,或許是國際力量對比的悄然轉變,亦或是對未來(lái)經(jīng)濟走勢的某種預示。

【債權國的國際地位】

任何國家要成為債權國,都需以經(jīng)濟的迅猛增長(cháng)為基石。

簡(jiǎn)而言之,金錢(qián)的充裕是借貸的前提,同樣,國家也必須擁有足夠的資金,才能流向海外的各個(gè)領(lǐng)域,實(shí)現其債權國的地位。

美國曾在其發(fā)展的初期,也即是百年前,扮演了債權國的角色。

盡管如今,它已成為全球知名的債務(wù)國,但那段作為債權國的歷史,無(wú)疑見(jiàn)證了其經(jīng)濟起步的穩健與活力。

繼美國之后,日本和德國相繼嶄露頭角,成為舉足輕重的債權大國。

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普遍認為,要想在借貸領(lǐng)域樹(shù)立堅實(shí)的地位,一國的貨幣必須在全球貨幣體系中占據絕對的主導地位并產(chǎn)生深遠影響。

換言之,若本國貨幣缺乏這樣的影響力,則其債權國的地位與影響力亦難以穩固。

貨幣的影響力不僅關(guān)乎經(jīng)濟實(shí)力的體現,更直接影響到債權國在國際舞臺上的話(huà)語(yǔ)權與地位。

因此,加強本國貨幣的國際影響力至關(guān)重要。

盡管近年來(lái)我國外債持有比例持續上升,但回顧過(guò)去十幾年,由于我國貨幣在國際舞臺上的影響力有限,許多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普遍認為,我國債權國地位尚處在邁向成熟的不對稱(chēng)階段。

十余載的沉淀與積累,中國貨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地位日益穩固,債權國身份所賦予的影響力與地位亦今非昔比,彰顯出強大的國際話(huà)語(yǔ)權。

【結語(yǔ)】

從美債的增減角度來(lái)看,我國近期的減持行為可視為一種策略性投資。

面對國際宏觀(guān)市場(chǎng)的波動(dòng),我國在外匯儲備上進(jìn)行了相應調整,以應對全球經(jīng)濟的復雜變化。

這種調整體現了我國經(jīng)濟的靈活性和穩健性。

此外,鑒于美國內部通脹問(wèn)題以及美債收益率的增長(cháng),投資者選擇減持成為一種明智之舉。

通過(guò)這種方式,他們能夠規避因利率上漲而引發(fā)的資產(chǎn)減值風(fēng)險,確保投資組合的穩定與安全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無(wú)論國債數量增加或減少,本質(zhì)上,對于許多國外投資者而言,美國國債依然被視為無(wú)風(fēng)險的投資資產(chǎn)。

這種信念深入人心,使得美國國債在全球金融市場(chǎng)上持續受到青睞。

在此背景下,無(wú)論各國對美國的看法如何分歧,金錢(qián)的流通與動(dòng)向始終揭示著(zhù)最深刻的本質(zhì)。

無(wú)論輿論如何喧囂,經(jīng)濟的脈搏依舊在無(wú)聲中跳動(dòng),引領(lǐng)著(zhù)全球的力量與趨勢。

免責聲明:市場(chǎng)有風(fēng)險,選擇需謹慎!此文僅供參考,不作買(mǎi)賣(mài)依據。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(wù)。如內容對您照成影響(內容、圖片等),請聯(lián)系本站,會(huì )及時(shí)刪除處理。

作者: ddd444

為您推薦

2024年養老金上漲多少

隨著(zhù)時(shí)間的推移,我們迎來(lái)了一個(gè)好消息:2024年養老金將迎來(lái)“20連漲”。這對于廣大退休人員來(lái)說(shuō),無(wú)疑是一個(gè)喜訊。然而,...

房產(chǎn)算財富嗎

在中國,房子不僅僅是一個(gè)遮風(fēng)擋雨的居所,它更承載了家庭資產(chǎn)、社會(huì )地位甚至是婚姻市場(chǎng)的籌碼等多重意義。隨著(zhù)經(jīng)濟的飛速發(fā)展和...

長(cháng)期都沒(méi)用過(guò)的銀行卡還能用嗎

隨著(zhù)現代金融服務(wù)的普及,我們每個(gè)人的錢(qián)包里可能都躺著(zhù)幾張不同銀行的銀行卡。有的卡可能因為各種原因,如工作變動(dòng)、消費習慣改...

銀行為什么不建議存三年定期

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理財是一個(gè)無(wú)法回避的話(huà)題。很多人都會(huì )選擇將手中的閑置資金存入銀行,以求得穩定而安全的收益。其中,定期...

郵政手機銀行如何查詢(xún)房貸情況明細

登錄賬戶(hù)、進(jìn)入貸款管理、選擇房貸查詢(xún)等。在當今的數字時(shí)代,郵政手機銀行成為了許多人管理房貸的重要工具,讓用戶(hù)能夠隨時(shí)隨地...

發(fā)表回復

返回頂部